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梦岛书库 >> 闺宁 >> 第390章 多事之秋

第390章 多事之秋

于纪鋆而言,他们二人虽然不是亲兄弟,可一道共同生活了多年,见过对方最不堪的时候也见证了对方最得意的时刻。他们不是兄弟,却胜似手足。只是那段生活在天机营里的日子,有值得叫他们不舍的,自然也有叫他们不愿意回忆起来的。

因而京都一别之后,他不曾主动联系过十一,十一也从来不曾想法子联系过他。

这是他们一开始便互相说好了的,若不到必须相见的日子,最好此生永不再见面。他们在地宫里一块吃喝拉撒睡,看着大漠上空的天从白昼到黑夜,又从深浓的夜色转变成灼人的白;看着黄色砂砾间的毒蝎子簌簌爬行,一拨借一拨死去又出生;看着商旅驼队从地宫上头迟缓地走过……这样的日子,他们过了数千天。

然而直至他们离开漠北,回到西越,他们之间的秘密仍是秘密。

多年来,他们连互相的真实姓名也不知。如今想来,似乎着实不像话。但纪鋆知道,十一肯定也明白,不像对方吐露真实姓名对他们而言,才是最合适的做法。

杀过的人,做过的恶事,只有这样,似乎才能随着他们的分别远去,最终有一日会湮没于时光长河中,再也无人知晓。

但他们却分明又是一道能以命相舍的“兄弟”,到了最后,仍是不曾彻底断个干净,依旧分别给对方留下了一个用以联系的办法。

只要他们愿意,此生仍然还有能够相见团聚的机会。

纪鋆手握着那个法子,多年来一直不曾动过想要见他的念头,这一回却突然有些忍不住了。

前头的路瞧着越是凶险,便越是叫他想要寻个可靠的人陪着一起前行。

他爹靖王膝下的儿子不少,可这些人里却没有一个能让纪鋆觉得安心。休说是他想要的那张远在京都皇城里的椅子,便是靖王府世子的位置,都已够叫他们虎视眈眈的了,他信谁也不会去相信这些人。

何况他少年离府,同父母都称不上亲近,与这些兄弟姐妹,就更是疏离。

本就没有感情,怎能奢求他们同他一道拼命?

大业一日未成,危险便永远不会自己消去,他急切地需要一个能跟他并肩站在一处的人。

纪鋆抱着自己身子小小,生得粉雕玉琢的长子,微微敛目——而今,该是时候同十一见上一面了。

若他得了天下,这广袤无垠的大好河山,旁人他舍得不给,如果是十一,他一定早早就为其留好封地。

微蹙的眉头舒展开去,他俯身,轻手轻脚地将儿子放下,侧目看向世子妃,道:“我有件急事需办,晚膳不必等我。”

世子妃白盈抬头看了看他,无法从他面上神情中瞧出这件急事究竟同什么有关。她收了心神,微微一笑,点头应下。若他想要让她知道是何事,他自个儿自会开口,但他不提,她当然也不好追问,没得自讨没趣。

过得须臾,世子妃起身送他出门,待人走后,她回到儿子身边,站在那沉思了片刻。

而后缓缓俯下身去,在儿子散发着奶香味的面颊上轻轻亲了一口,近乎耳语般说道:“为了你,也得想法子让祖父舍了姑母那一脉站到靖王府身后才是。”

她嫁进了靖王府,当然就成了靖王府的人,首先要打算的自然是自己的儿子跟丈夫。

世子妃面上挂着温柔的笑意,眼中却有着坚决而锐利的神色。

初夏的风协同不知名的飞鸟一起掠过靖王府上空,裹挟着愈发炽热的温度,直直向北而去。

然而被笼在怪异气氛下的京都,却像是一块不会消融的坚冰,哪怕日头再猛再烈,依旧没有半分要化开的迹象。烈日晒了两日,转日便被层层叠叠的乌云给遮挡在了后头,只余下几抹微弱的白光。

时至午后,天色愈暗。

谢姝宁坐在临窗的大炕上,仔细翻看从小润子那得来的消息。

舒砚无法联系上纪桐樱,她也没有法子。事情有些不对头,肃方帝要筑“十二楼”的事也已传开,她听着便觉荒谬,可前世肃方帝别说筑什么高塔了,他便是连皇帝也不曾当过,故而谢姝宁根本不知局面今后会变成什么样。她只是想着,因了当年淑太妃跟小李皇后的事,肃方帝做下的事往后只会越来越糟。

因已种下,来日要做的,便只是收果。

这是一件不可逆转的事。

所以,不管这“十二楼”是否真的能够筑成,至少肃方帝的做法是大错特错且荒唐的。

他已开始在这样打紧的事上犯了糊涂,后宫里难免也要受到牵累。枪打出头鸟,上头没有皇后娘娘,皇贵妃往那一站就比谁都要扎眼。

谢姝宁心中焦虑,忍不住走了小润子的路子。

汪仁长居东厂,如今在肃方帝跟前贴身伺候的是小润子,若宫里真出了事,小润子当然比谁都要来得更加清楚。

她央了小润子帮忙,小润子又从汪仁那边得了明确的话要留意皇贵妃跟太子公主,自然明白这件事汪仁并没有旁观的意思,加上谢姝宁不是别个,因此他一得了谢姝宁的口信,便差人给她回了消息。

谢姝宁一刻钟前才收到,还未使人通知舒砚,只屏退了众人躲在内室里仔细看了遍。

事情远比她预想的还要糟。

然而最糟的是,就连小润子也不知,肃方帝究竟是缘由突然起了兴致为个小小贵人发罪了皇贵妃。

信上关于太子的部分,写的也是模棱两可,三两句带过。只怕是小润子顾忌着她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家,许多事不便说明白了叫她知道。不过这样一来,谢姝宁反倒能肯定,肃方帝对太子做下的事,十分龌龊不堪。

皇帝,到底还是失了常态。

她盯着信上的墨字,胡乱揣测着,肃方帝既已有了动作,正值适婚之龄的惠和公主,又怎能幸免。

她紧紧皱起了眉头,忽听外头青翡急匆匆叩门唤她,登时心神一凛,清清嗓子扬声让人进来说话。

竹帘一掀,青翡大步进来,轻声喘息着道:“小姐,平郊庄上递了消息来,说是云先生病了。”

谢姝宁决意暂且留在京都不走之后,便在第一时间给云詹先生那送了信去告知他,故而这会云詹先生知道她还在京中。但云詹先生素来过着隐士一般的日子,大部分时候,都是她寻的他,云詹先生倒几乎从来也没主动找过她。

她仔细一想,先前有一回云詹先生跌了一跤把胳膊摔脱臼了,也是闷声不吭连半个字也没告诉她,若非她正巧打发了人去庄子上送东西,只怕根本没有旁的机会知道。

这一次庄子上却主动递了消息过来,只怕他是病得厉害!

谢姝宁连忙收了信,下炕趿拉了鞋子,一面问青翡:“传话的人现下在哪里?”

青翡道:“在门房上候着呢。”

“把人叫进来,我亲自见一见问几句。”谢姝宁匆匆穿戴妥当,吩咐下去。

青翡应声而去。

少顷,谢姝宁见着了人,才知来人这回是被云归鹤给打发来报信的。

她急急问:“可请大夫瞧了?”

庄上来的小厮点点头,答:“已请过了,可大夫说是恶疾,只开了几帖止痛的药,便走了。”

恶疾?

谢姝宁琢磨着这两个字,心头惴惴,忙追问道:“什么样的恶疾?”

“小的也说不明白,大夫只说云先生这病是因为积年的老毛病引起的,吃再多的药只怕也是难以根治。”小厮仔细想了想,正色回道。

谢姝宁听着这话有些不对头,眼神微变,皱眉问:“大夫可还说了别的?”

小厮迟疑着,轻声道:“大夫说,恐怕最多也就只有半年光景了。”

谢姝宁闻言,脱口斥了句:“哪来的庸医,不知如何治便说这样的话!”

“云公子也是这个意思,所以特地差了小的来禀您。”

谢姝宁微微一颔首,“你先回去,告诉师兄,让他收拾了东西同师父一道入城来,请鹿大夫仔细瞧一瞧。”

庄子上虽然清净,可地方偏僻,并不是养病的好去处。只他们师徒二人住在庄子上,一个病入膏肓一个哑,她如何能放心,倒不如接到身边来,就近照料着。

最坏的打算,若云詹先生的病真的已无力回天,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她也能尽一尽孝,送他最后一程。

不过这么一来,本就不大的宅子便有些不够住了。

京都不易居,她手头不缺银子倒不愁买不起宅子,只是买的远了同样不便。

好在也是运气,隔壁的住户正要卖宅子,她得知消息后连价也不曾看,便差人去买了下来。

等到云詹师徒到时,她已派人将里头尽数收拾妥当。云詹师徒的东西搬进去,略微一整顿,便能住下。

一行人见了面,还来不及叙上几句话,谢姝宁便先请鹿孔给云詹诊了脉。

她自同云归鹤去了外头说话。

二人用手语飞快交谈着,说着云詹的病情。

谁也没有发现,身着玄色罗衣的燕淮正蹲在不远处的树上,遥遥打量着同谢姝宁交谈的云归鹤。

喜欢闺宁请大家收藏:(www.mdsku.com)闺宁梦岛书库更新速度最快。

闺宁最新章节 - 闺宁全文阅读 - 闺宁txt下载 - 意迟迟的全部小说 - 闺宁 梦岛书库

猜你喜欢: 携子追妻王妃请回家世婚木樨见善山河盛宴盛世谋之凰途霸业皇上隆恩浩荡国相爷神算施主,你馒头掉了宫斗不如养条狗倾城小佳人闺娇教主走失记萌萌小甜妃四季锦烟水寒炮灰通房要逆袭射雕之药师鞠尘炸年糕九全十美佛系少女不修仙家有悍妻怎么破大明武侯.孤王寡女盛世文豪江东双璧
完本推荐: 北宋小厨师全文阅读禁区之雄全文阅读男神请走开全文阅读福泽有余[重生]全文阅读武神空间全文阅读盛世嫡妃全文阅读似锦全文阅读宁小闲御神录全文阅读盘秦全文阅读算了吧总裁全文阅读心动全文阅读名门千金狠大牌全文阅读车神代言人全文阅读超凡黎明全文阅读闺宁全文阅读重生之星际宠婚[娱乐圈]全文阅读那些年,我们遇见的渣渣全文阅读帝龙修神(gl)全文阅读我爱种田全文阅读凤帝九倾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农门娇俏小厨娘穿书后,我嫁给了男主他亲叔寒门状元来自未来的神探农女手里有口泉穿成娘道文的女主梦境游戏策划师通幽大圣诡秘之主玉玺记婚后忽然得宠逆天神医妃首富小村医隋唐君子演义药门仙医九爷你节操掉了末日终战三界红包群鱼不服临渊行快穿金牌女主在狩猎请不要靠近我了林正英:这个僵尸开外挂穿越之第一夫君(出书版)海贼:数码暴君天道之眸席爷每天都想官宣盛唐小园丁画春光穿到民国吃瓜看戏

闺宁最新章节手机版 - 闺宁全文阅读手机版 - 闺宁txt下载手机版 - 意迟迟的全部小说 - 闺宁 梦岛书库移动版 - 梦岛书库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