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梦岛书库 >> 鬼影实录 >> 08 眼睛

天有点阴,身上的感觉也是湿冷湿冷的,像是梅雨季节的黄昏。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

这是条仿佛没有尽头的路。

大块的青石板,已经有些凹凸不平,路边长着的青苔一直延伸到两边的墙壁上。四周很静,没有倦鸟归巢,没有炊烟袅袅。

走在路上的人能听到自己轻缓的脚步声。

走不到头,也停不下来。

陆远在这条路上走了十多年,却在今天第一次发现,这压抑得让他窒息的小路,两边都是高高的院墙,却没有一扇门。

他脚上加了些速度,他知道,路的拐角处,是他的终点。

朱红色的大门,斑驳脱落的金色纹饰,熟悉而又陌生。

他无数次站在这里,却始终不知道,推开了门之后,是谁在等着他。

几乎不用什么力气,就在他指尖触到门环上时,门吱呀一声,轻轻打开。

一双白玉般的手,从门后伸出来。陆远也抬手,他觉得这双手透着温暖,他想要握住,他想知道,谁在这里等了自己这么多年。

“你回来了,”一个女人轻声说,在他耳边叹了一口气,“回来了。”

陆远猛地睁开眼,眼前一片金花闪烁。头很晕,就像是原地转了几十圈之后颓然倒地的感觉。

又来了,这个梦。

冷汗湿透了衣服,他累得几乎不能动弹。

这个梦陆远无比熟悉,每一个细节。今天却有了变化。

她说话了。

那声音真实得完全感受不到这是一个梦。

“做恶梦了?”有人在旁边问了一句。

要不是身上累得动也动不了,陆远可能已经从床上直接跳了下去,他在哪?深吸了一口气,他定了定神,这才看清了,自己躺在床上,身边的人,是苏墨。

“你……”陆远又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确定了这是自己的房间,才撑着身体坐了起来,问了一句,“你怎么在我屋里?”

苏墨看了他一眼,耸了耸肩:“在等你跟我说谢谢。”

陆远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自己好像一进院门就晕倒了,而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床上。这么说,是苏墨把他弄上来的?

“……谢谢。”陆远说,尽管他很想问问看起来挺瘦的苏墨是怎么把他从一楼弄到房间里的,但最后却还是只说了这两个字。

“你没吃早饭吧,”苏墨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胳膊,“午饭也没吃吧?”

陆远想了想,其实自己晚饭也没吃。一整天都没吃东西,所以晕倒了?他什么时候已经孱弱到一天不吃饭就晕倒的地步了……

“早饭不吃会脑痿缩,也就是脑残,午饭不吃会没精力,晚饭不吃才能减肥。”苏墨站起来往门口走。这是陆远第一次听到他一口气说这么多话,一时间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接茬。

“别因为每天跟尸体打交道,就把自己当个死人看。”

“你怎么知道?”陆远抬起头,有点惊讶,他的职业没有跟这里的任何人说过,苏墨是怎么知道的。

“我能闻到,”苏墨打开门,回过头,“死人的味道。”

苏墨关上门出去之后,陆远坐在床边愣了很久。

死人的味道。

他低头在自己身上闻了闻,有吗?除了许佳音她妈,这是第一次有人这么直接地当着他面说出这个话。

记得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他们是横行的,上完解剖课也不换衣服,就这么直接冲进饭堂。一个哥们说,我们不一定吃得下去,但我们一定要让大家都吃不下去。

转眼间,干这行都好几年了。他渐渐已经习惯了,别人听说他职业时眼神里复杂的神情。当年一起在停尸间睡觉的朋友大多都转了行,就连导师都说过,你们都得有这心理准备,没准以后,你们只能找个在殡仪馆工作的老婆。

陆远笑了笑,许佳音是个空姐,当初他还着实得意了一番,可最后还是分了手。表面上是两人性格不合,在一起总吵,但吵架的原因很简单,许佳音要他换工作。

“你就不能为了我放弃一些东西吗?你倒底有什么毛病,愿意整天看着那些非正常死亡的尸体!在我和尸体之间,你居然愿意选择尸体!”

许佳音的话很长时间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

为什么,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毛病,他并没有觉得对着各种死状恐怖的尸体有什么乐趣。但当他看到他们时,会有莫名其妙的踏实感觉。

这就是一个人最后的状态。害怕也好,坦然也罢,痛苦也好,平静也罢。

陆远站起来,换了件衣服,准备出去吃点东西,身上还有点发软,就像大病过后那种浑身无力,但胃里空荡荡的感觉也很强烈。

出门的时候,他看到苏墨又像前一晚那样,静静地坐在天井里喝茶。之前陆远一直在猜测这套茶具是谁的,总之没想过会是苏墨,像他这个年纪的年轻人,这个时间不是应该在K歌,在泡吧,在滚床单……

但不知道为什么,总是牛仔裤T恤穿在身上的苏墨,靠在躺椅里喝茶的样子,却不会让人感觉到不舒服,仿佛他天生就该是这么一身打扮来喝茶。

下了楼经过苏墨身边时,他觉得应该打个招呼,至少人家刚把毫无知觉的他弄回了房间。

“喝茶呢。”陆远说。

苏墨闭着眼,没回答。陆远有点无趣,居然睡着了?

刚转身要走开的时候,苏墨的声音在身后懒洋洋地传过来:“这不是茶。”

“哦……”陆远只得又转过身,往杯子里看了一下,暗绿色的水看上去的确不像茶,也没有任何茶香,倒像是某种非主流饮料,“那这是什么?”

“灵魂。”苏墨笑了笑,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接着又闭上了眼。

陆远没再出声,转身头也不回地往外走。

这个苏墨,到底有什么毛病。

陆远沿着七家园子的路灯慢慢往大街上走。

路灯一直不是太亮,灯泡表面都能看到明显的斑痕,这灯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人维护过了,还能亮着简直是一个奇迹。

这种光线下,无论是什么,投在地上的影子都格外的黑。陆远自己的影子也是一样,在坎坷不平的路上扭曲着向前爬行。

陆远跟着自己的影子往前走着,脑子又如同上了弦的齿轮,开始转动。

那具女尸,到底有什么是被忽略了的。

胸前至命的贯穿伤,由上自下的刀口,空空如也的消化道,超出常规的内体腐败现象,成分未知的球状物体……

它们之间有联系,但陆远始终找不到个合适的方法来将它们串在一起。

一个黑影从陆远身边掠过,隐入黑暗当中。

陆远停下脚步,往黑影消失的地方看了一眼,那是被灯光拉长了的一棵树的影子,影子后面是一堵墙。

饿花眼了,还是有什么东西穿墙而过了?

或者是有什么东西藏在阴影里?

陆远有点好奇,往黑影消失的方向走了过去。那树的影子如同一团不透光的墨色,陆远走到跟前了,都没有看清影子里有什么。

他揉了揉眼睛,这是不符合常理的。职业习惯让他拿出手机,想把那团浓墨般的黑色照亮,看清倒底是猫是狗还是老鼠。

陆远把手机上的灯打开,往墙角照了过去。

灯光并没有像他想像中的那样划破黑暗,只是像照在了一团浓雾上,他甚至能看到空气中飘荡着的丝丝雾霾。

陆远皱了皱眉,又走近了一步。光线晃动之下,他看到了一双眼睛。

泛着柔和的黄色光芒,一闪而过。

猫?

他又往前迈了一步,想看个究竟。

风就是这时开始刮起来的。

四月的天气还有点凉,大风什么的,却是很少出现了。但就在陆远想再上前一步时,不知道从哪里卷着沙土和枯叶的一阵风却猛地刮了过来,打在脸上都有些生疼。

陆远不得不眯了眯眼,扭开头。

眼前的那团浓雾,也随着风慢慢变淡,消散了。

陆远偏着头,余光扫了一眼刚才看到眼睛的地方,什么也没有。

一块被吹走了?陆远拍拍身上的土,把手机放回口袋里,看着那什么也没有的墙角,觉得自己的确是不能再这样一整天什么也不吃了。

有些事,陆远没有注意到。

身边有很多让人熟视无睹的东西,大多人不会特意留心。尽管陆远对很多细节会比普通人更加留意,但有些东西,却是他也不会去在意的。

比如自己的影子。

也许没有人会在这种情况下想到,自己的影子除了会由于光源的位置而变长变短,变深变浅之外,还会被一阵风吹散。

如果这时陆远转身继续往前走,他就会发现。但他并没有立刻就走,他站在原地,刚那双眼睛,似乎让他想起了点什么。

他把刚放回口袋的手机又拿了出来,拨通了蒋志明的电话。他们忽略了一件事,这么明显的事居然被忽略了,这让他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那女尸的眼睛。

喜欢鬼影实录请大家收藏:(www.mdsku.com)鬼影实录梦岛书库更新速度最快。

鬼影实录最新章节 - 鬼影实录全文阅读 - 鬼影实录txt下载 - 巫哲的全部小说 - 鬼影实录 梦岛书库

猜你喜欢: 学完自己的历史后我又穿回来了神医弃女当年万里觅封侯门越来越小[快穿]大魔王娇养指南她是神一杆进洞坤宁一仙难求狼的爱恋浪人天涯山下一家人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跳梁小丑混世记魔尊也想知道师父他太难了愚情婚无谱临洛夕照顷洛惊华大行妻道魔妃倾天:傲娇神帝盛世宠相亲纪元穿成炮灰女配后她渣了男主天庭幼儿园星际音乐大师
完本推荐: 穿成戒指怎么破全文阅读豪门闪婚之专业新妻全文阅读宁小闲御神录全文阅读通天大圣全文阅读野蛮王座全文阅读武极天下全文阅读默读全文阅读豪门巨星之悍妻养成全文阅读他站在时光深处全文阅读神仙日子全文阅读龙血武帝全文阅读莽荒纪全文阅读暴君有病要我治全文阅读独步天下全文阅读我养大了世界首富全文阅读飘洋过海中国船全文阅读江山战图全文阅读绝品天医全文阅读穿成天生万人迷怎么办全文阅读扶摇皇后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咫尺之间人尽敌国亲爱的绵羊先生修真聊天群最强业余足球选手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嫡女心计山湖情木叶之一拳之威霸总他又被离婚了嫁入豪门77天后穿书后所有讨厌我的人都来为我洗白北宋大丈夫特种兵:基因提取重回一九九四洪荒历韩娱之综艺演员生了暴君反派的崽怎么破娘娘她总是不上进真理之外驸马要上天绝代名师大国重工:重生1987!北斗火影之培养系统枯燥仙侠冥冥之中喜欢你我的学姐会魔法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超神机械师隋唐君子演义

鬼影实录最新章节手机版 - 鬼影实录全文阅读手机版 - 鬼影实录txt下载手机版 - 巫哲的全部小说 - 鬼影实录 梦岛书库移动版 - 梦岛书库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