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梦岛书库 >> 我有一支惊神笔 >> 第40章 主动给他个人情

第40章 主动给他个人情

就在这时候,轰鸣的马达声响起。

那群油老虎踩足了油门,发出来的声音如同野兽。

豪车入场了!

二十多辆,嚣张无比的开进了酒吧门前的停车场。

大学里有公子哥。

公子哥为了泡妞,来酒吧开着豪车,不是没有。

但是,苏荷酒吧经营四年,从来没有遇到过今天这种阵仗。

从卡座这里,透过落地窗望向那些豪车。

法拉利超跑,保时捷超跑,宝马,奔驰超跑,路虎越野,悍马,玛莎拉蒂……

一群十四五岁,最大也不过十六七岁,满脸稚嫩的孩子们喧嚣着,吵闹着,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走进了酒吧。

为首的正是侯明昊。

侯明昊来到路远跟前,微微点头,喊了声:“远哥好。”

那群孩子大多数不认识路远,但全都是侯明昊和杨浩然喊来的死党,面子肯定给。

一个个有样学样,齐刷刷的点头喊道:“远哥好!”

还别说,挺有气势。

最起码震的陈炳坤差点从沙发上掉下来。

这种时候了,还能坐得住,才是人才。

三十来个孩子。

陈炳坤认识的不多,只有六七个。

但这已经足够了。

圈子这东西,是个很玄幻,同时又是很现实的存在。

说玄幻是没有固定的概念。

因为同样喜欢爬山,大歌星可能跟山里娃成为朋友。

说现实是因为百万富翁,你削尖了脑袋,跪下喊爷爷,也没办法让亿万富豪拿你当兄弟。

这三十来个孩子所在的那个圈子,是赵晓亮做梦都挤不进去的。

别说一次来三十多个,一个杨浩然,已经足足把他吃的死死的。

他爸是上市公司的财务总监!

高层中的高层!

人人见了要喊陈总。

可陈炳坤清楚,那硕大的商业帝国姓杨!说直接点,他爸就是条狗,而杨浩然,是皇太子。

陈炳坤知道今天玩大了!

说句不怕丢人的话,他现在吓得腿软。

他可怜兮兮的望着路远,心里咒骂:“草拟大爷的,你丫早说你认识杨浩然啊。”

路远这个穿着穷酸的穷小子怎么能让这帮人喊远哥的,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今天这件事怎么收场。

侯明昊看了看路远头发上滴的酒水,脸色阴沉,拿起桌子上的一盒抽纸,递给路远:“谁泼的?”

杨浩然早就看陈炳坤不爽,冲上去就是一耳光:“草拟吗,耗子问谁泼的,你特么耳朵聋了吗?”

陈炳坤面如猪肝,果然欺软怕硬,没敢说。

黑子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也是个有眼色的人,示意两个兄弟别轻举妄动。

只要别惹上他,他都可以坐下看戏。

还真就有人敢惹他。

人群中走出来一个熊孩子。

看穿着,也就一般般吧。

戴着个厚厚的近视镜,瘦嘎嘎的。

这熊孩子上来就在他后脑勺上给了一巴掌:“你麻痹的,看你不爽,问你们话呢,你还喝酒?装你麻痹啊!”

黑子黑了脸。

钱和权是兄弟,人生就是金字塔,到了顶上,看起来不相干的人,总有办法称兄道弟。

这帮熊孩子不简单。

不能轻易招惹。

这些道理黑子都懂。

可现在是大庭广众之下,最少有五十个客人看着。

这些客人都是附近的,大多还是学生。

他黑子在附近混生活,今天如果被一个十三四岁的熊孩子抽了耳光,还赔着笑脸,以后卷铺盖回老家喂猪算了。

脸面必须要。

别管色厉内荏也好,别管打肿脸装胖子也好,反正这档口要先硬气一下。

回头没人的时候赔笑请吃饭也无所谓。

黑子沉着脸:“你再动我一下试试?”

啪!

刚才打的是后脑勺,这次直接抽耳光。

熊孩子眨巴着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他,还补了句:“咋滴?”

众人哄堂大笑。

黑子拍案而起,拎起酒瓶子,凶巴巴的瞪着熊孩子。

没人害怕。

甚至还有不少人起哄:“哈哈哈……牛牛,你要挨揍了。”

“哎呦,眼瞅着牛牛挨揍,为毛我这么期待呢?”

“牛牛,我看你也不爽。哈哈哈……大个子,赶紧的,在他脑门上干一酒瓶子。”

牛牛撇嘴:“就他?给他个胆子。”

这货是真嚣张。

黑子两米出头,膀大腰圆。

牛牛一米五多点,矮半截。

不过没关系,跳起来,啪,又给了黑子一耳光。

然后仰着头,一点不怂,就那么无辜的望着黑子。

黑子准备动手了。

门外却跑来一个小弟,飞奔冲过去,赶紧拉住他,凑到耳边紧张的声音都有些颤抖,道:“黑哥,外面有辆车,车牌……车牌……有点特殊,车牌号XXXXX。他姓牛!”

黑子倒抽一口冷气。

我去特么的!

还好没动手啊。

这一瓶子要是砸下去,跑到天涯海角都不成,铁定跨省牢底坐穿。

很滑稽的一幕出现了。

黑子临场应变能力让人称赞。

咣当!

一瓶子干在自己脑袋上。

瓶子粉碎。

黑子嘿嘿笑了起来:“哪用牛少亲自动手,你想揍我,我自己来。”

血顺着脑瓜子流的满脸都是,黑子笑的越加谄媚。

站不直了,弯着腰,比牛牛都矮一些。

牛牛:“少废话,谁特么泼的远哥?”

黑子当场就把陈炳坤卖了:“陈炳坤泼的!他还在酒里吐痰,就远哥跟前那杯。逼着远哥喝。他说今晚上要把远哥打的他妈都认不出来……”

牛牛望向侯明昊。

杨浩然也望向侯明昊。

侯明昊望向路远。

路远一脸平静,没吭声。

或许有些不适应这种场合,但态度已经说明一切。

侯明昊比想象中的聪明:“我带远哥去换身衣服。大伙儿给陈炳坤涨涨记性。杨浩然,你最近不是有点上火吗?给陈炳坤倒杯啤酒……”

这里的啤酒,很明显不是正常啤酒。

侯明昊和路远出了酒吧。

杨浩然兴高采烈的拿了一个空杯子去了卫生间。

有几个熊孩子喊着算我一个算我一个,紧随其后。

牛牛冲着黑子喊道:“看好他,别让他跑了。”

然后也拿一个空杯子一路小跑去了卫生间。

五大杯“啤酒”摆在了陈炳坤跟前。

或淡黄,或清亮。

杨浩然果然上火了,黄的出奇。

陈炳坤满脸惊恐,苦苦哀求。

杨浩然冲着黑子喊道:“大个子,给我打!打不到他妈不认识他,我让你妈认不出你信不信?”

黑子废话不说,跟兄弟们一使眼色,直接动手。

路远不知道后续酒吧里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都无所谓。

他又不是辱他骂他,忍着受着的圣人。

毫无悬念,陈炳坤会很不舒服。

陈炳坤不舒服了,他就特别舒服。

和侯明昊分开,回到唐诗家,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

该干嘛干嘛。

十一点半,唐诗和辰溪从图书馆回来,俩人看妖怪一样看着路远。

唐诗瞪着一双美目,不可思议的问:“路远,是你吗?”

路远:“什么鬼?咱俩好歹也那么久的朋友了。难不成你眼瞎了?”

唐诗:“滚蛋!我是问这个照片,是你吗?”

她打开手机,界面是省大校园网论坛。

有一个帖子。

苏荷酒吧里。

路远衣着寒酸,淡定的站着,露出一张背影。

对面,二三十个穿戴金贵富气的公子哥大小姐,躬身喊远哥。

路远:“谁拍的?拍照技术不怎么样。”

唐诗:“真是你?!”

路远看着那帖子。

才刚过一会儿,竟然有一百多条回复。

他不在省大,省大这会儿却全是他的传说。

帖子标题:“我叫陈炳坤,我忏悔!”

我叫陈炳坤,外语系大三学生,我忏悔!我向路远忏悔,我错了。远哥,我真的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我狗眼看人低。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惹你了。我再也不惹辰溪和唐诗了。我见着这两个姑奶奶躲着走。以后谁要是敢招惹我这两个姑奶奶,我弄死他。求你了……没错,我恳求你!求你大人大量,不要和我一般见识。从今往后,远哥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一声。我就是您的一条狗,你让我咬鸡,我绝对不咬鸭,你让我往东,我绝对不会往西。远哥,求您了……求您千万不要在找我麻烦了。你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洋洋洒洒,忏悔贴超过一千字。

路远皱起眉头。

他能想象到陈炳坤吃了亏。

但现在看来,吃的亏远比他想象中的要大。

今天,他在省大论坛,登陆实名认证的账号,发帖子说自己是狗,发帖子苦苦哀求,发帖子恳求自己把他当个屁放了。

但凡有点书生意气,这比杀了他更难受。

从今往后,他在省大学生面前,根本没法抬头做人。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下面上百条的回复。

大多是不知情的。

“什么情况?陈炳坤?就是大四那个很傲气,老爸是上市公司老总的陈炳坤?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怎么在这忏悔?远哥是谁?”

“靠!别吊我们胃口啊。谁知道怎么回事,把前因后果说一下啊。”

“搞得我睡意全无。”

“花生瓜子爆米花,前排出售小板凳。看戏的排队。”

“静等大瓜出来!”

“刀已备好,谁爆出这个瓜来。”

……

“瓜来了!现场见证整个过程,今晚上大概十一点,苏荷酒吧。陈炳坤喊了几个社会上的人,好像要收拾路远。路远单枪匹马来的。想和陈炳坤和平解决。结果陈炳坤狂妄的很啊。直接一杯酒泼在路远脸上。然后又倒了一杯,在酒里吐了口痰,逼着路远喝下……”

“玛德,你倒是说下去啊?”

“失踪人口一枚!”

“我靠!打死爆料爆一半的。”

“素质素质,礼貌的问一句,请问爆料的,你死了吗?”

“楼上几个司马,手机打字,有点慢。后来二十多辆豪车开到门口啊。法拉利,奥迪,宝马,奔驰,路虎,悍马,连玛莎拉蒂都来了一辆……我靠,随便一辆车,都要一百万往上。陈炳坤的爸爸是上市公司的财物总监。好像那几十个富二代里面,有一个恰好是那家上市公司的太子。陈炳坤当场就怂了。更牛逼的是那几个社会人,有一个好像挺厉害,大学城附近的黑哥。有个十几岁的小屁孩,上去就是几耳光。够不着,跳着脚接着打。那个黑哥愣是一酒瓶子干在自己脑袋上,头破血流。陈炳坤喝了五大杯尿,还被黑哥打断了一条胳膊。”

“我靠!路远?就是那个辰溪的男朋友?”

“没跑了,绝对是他。陈炳坤喜欢辰溪,追了整整三年,谁都知道。”

“路远什么来头啊?几十个那么牛逼的二代,喊他远哥?”

“难道是传说中的省城四少?”

“我去!真特么人不可貌相啊。穿这穷酸样,我还以为是穷屌丝呢。”

“搞笑!智商呢?你是傻子,辰溪也是傻子吗?那么多人追辰溪,能入辰溪法眼的,怎么可能是普通人?”

还有很多帖子。

一部分是爆料酒吧里发生的事。

一部分是猜测路远的身份。

一部分是看陈炳坤不爽,嘲讽陈炳坤这次踢到钢板的。

都不是什么有营养的帖子。

唐诗又问:“路远,真的是你?”

路远:“嗯。”

唐诗:“你怎么认识那么多富二代?”

路远:“我不认识,侯明昊偷看我手机,喊得朋友。”

旁边的辰溪插话:“就是侯佩佩那个弟弟?”

路远笑道:“可不是么?别看侯佩佩看起来貌不惊人,人家才是真正的顶级富二代。我这也是运气好。不过这件事后,应该没人再惦记我媳妇了。”

辰溪微微红脸,害羞丢下一句“谁是你媳妇”然后跑去洗漱。

没错。

侯明昊杨浩然怕路远和辰溪分了手,可着劲的帮路远在省大扬名立万。

省大还真没几个公子哥敢再打辰溪和唐诗的主意了。

但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结束。

第二天中午,一家RB料理店里。

几个人正在小聚。

丁相国,徐怀望,还有徐怀望的两个儿子,徐诺,徐轩。

丁相国和徐怀望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二十岁出头的徐诺,正压低声音威胁十四岁的弟弟徐轩。

“我再警告你最后一次,如果不经过我的允许,再开我的车出去。我揍死你。”

徐轩撇嘴:“不就一辆破玛莎拉蒂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回头我让咱妈给我买辆布加迪。”

徐诺嘲讽:“还布加迪,你咋不买直升飞机啊。我买车是为了做工程脸上有面。你就是去过家家炫富装逼。咱妈会给你买?做梦去吧。”

徐轩:“嘁!还做工程?你做的工程都是咱爸和丁伯伯介绍的,你骑个自行车也没人瞧不起你吧。买辆玛莎,不就是为了泡妞?我上个月还见你一次拉两个嫩模……”

丁相国笑呵呵道:“小轩你开你哥的车又出去闯祸了?”

徐轩:“没,就是帮我哥们侯明昊长长脸,去踩一下陈炳坤。陈炳坤就是杨浩然家的一条狗。那算什么闯祸?再说我又不是主角。那天去二三十个呢。路远才是主角。”

丁相国瞳孔猛地缩了一下:“谁?”

徐轩迷茫:“路远啊。哦!教耗子练字画画的。好像是个画家,听说网上还有他的视频。陈炳坤一直骚扰他女朋友。俩人约了架。陈炳坤找了黑子准备在酒吧给路远点厉害。后来我们搞定了……哈哈,你们是没看到陈炳坤和黑子当时的糗样,吓的跟孙子一样。太过瘾了……”

他兴高采烈说着昨天晚上的事。

丁相国却微微皱眉,想着心事。

正如他老娘所说。

他人脉广,门路广,但凡能赚钱的,什么生意都沾点,有本事着呢。

《山水十二条屏》那桩买卖,他可以不做。什么圈子里的规矩,都是说说而已。

给赵多金背后的背后那人一分薄面才是正解。

如今一分薄面已经给过了。

那么接下来,他丁相国的面子,那人也要给足了。

《八骏图》最后周转几次他不管,怎么操作他不管,值多少钱他不管,反正经他的手,八百万。

背后的金主指明了要画《山水十二条屏》的人画。

别人不知道《山水十二条屏》谁动的笔。

他丁相国知道啊!

路远现在什么价?

一副条屏才五万!

行!

给他五十万又能怎样?

再不行,给一百万!

一天的工夫,一转手,差价就是七百万!

这钱比捡的都容易啊。

好吧,七百万,如果为了七百万得罪唐独舞,别说唐独舞,即便是势力范围不在这边的侯东陵,他也不愿意。

但关键是这生意没人得罪啊。

路远吗?

就一没后台没背景的画画的,得罪了又如何?指着清州的那个什么唐儒生给他出头?唐儒生在清州还行,在省城,差太多了。

老娘看他顺眼不假,这事不让老娘知道不就行了?

路远竟然来了上京?

路远在上京还有女朋友。

路远有一场危机,应该给他打电话的,却让侯明昊截了胡。

不过没关系。

在上京这地方,想操作一下路远,实在太简单了。

丁相国心里冷笑:路远啊路远,我给你发过短信让你帮忙画《八骏图》的,你竟然拒绝。这怪不得我了。

他招了招手,立刻一个中山装凑过来。

丁相国:“江明,把那个什么黑子,给我找来。”

效率很高。

半个小时后,黑子已经站在包厢里了。

两米的大个子,佝偻着身子,跟虾米一样。

瞅见昨晚上的徐轩,吓得更是满头大汗,腿肚子都在颤抖。

丁相国笑了笑,道:“别紧张。”

能特么不紧张吗?

黑子见了江明都恨不得喊爷爷,更何况现在见的是传说中的丁相国。

黑子直接就跪了,焦急无比,带着哭腔:“相爷……我真不知道徐轩……徐公子是您侄子,是徐二爷的儿子啊。您二位高高在上,都是天上的神仙,我段位太低,就是大学城附近小打小闹的瘪三。如果我之前知道,打死我都不敢招惹路远。相爷,您大人大量,就饶了我吧。只要您饶了我,我明天就走,离开上京,这辈子绝对不再踏进上京半步。”

丁相国笑了笑:“都说了别紧张。今天找你来,就是听小轩说了昨天的事,感觉好奇,喊你来闲聊几句。”

黑子擦了擦额头的汗,腿肚子越加哆嗦了。

丁相国:“听说你在大学城一带挺出名的。凶神恶煞啊……那帮学生谁看到你,只要听过你的名字,都怯几分。”

黑子支支吾吾:“全……全仰仗相爷。”

丁相国:“别!可不能这么说。我是做正经生意的。你们是捞偏门的。你仰仗我这话如果传出去,我可是一身骚。”

黑子接着擦汗。

如果不是丁相国笑呵呵的,黑子都想撒丫子逃了。

丁相国:“昨天被一熊孩子当着很多学生的面,跳起来抽耳光。气不气?”

黑子赶紧表态:“不气!不气!相爷,您放心,我虽然看起来没脑子,其实心里还是有几分清楚的。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

相爷打断他的话:“不!你要生气。”

黑子一脸懵逼。

丁相国:“这不人之常情吗?你平时威风凛凛,人人喊你黑哥。一个十四岁的熊孩子,都能当着众人的面抽你耳光。怎么可能不生气?”

黑子没法不怂:“相爷,我不敢气啊!打我的姓牛。我要是敢生气,明天说不定就进去吃牢饭了。”

丁相国:“不,你必须要生气。”

黑子愣了半响,终于品出点意思来。

他暗中对比着丁相国和牛牛老爸的分量。

一个是老虎,一个是打老虎的。

老虎披了张人皮,藏起了利爪,藏起来锋牙,打虎的一时半会儿还真不敢轻举妄动。

有丁相国撑腰,他还真能蹦跶几下。

搭上丁相国这条大船,别的不敢想,大学城附近,除了他能称哥,还有谁敢?

黑子小心翼翼的道:“相爷,我真不敢动牛少啊。”

丁相国:“那你肯定不敢啊。但昨天的事全是因为路远而起的。你满肚子怒火,总要找个人发泄吧。”

黑子眼睛亮了:“相爷,我明白了!”

丁相国笑吟吟的竖起大拇指:“孺子可教!哈哈哈……去吧,忙你的去吧。”

黑子如获圣旨,意气风发,感觉现在无法无天还不行,但横着走是没人能拦了。

他屁颠屁颠离开。

丁相国似笑非笑,对江明挥了挥手,道:“那小子既然不想要我的人情,咱们就主动给他一个!”

ps:大章,六千字,求推荐票,求打赏。

喜欢我有一支惊神笔请大家收藏:(www.mdsku.com)我有一支惊神笔梦岛书库更新速度最快。

我有一支惊神笔最新章节 - 我有一支惊神笔全文阅读 - 我有一支惊神笔txt下载 - 封兄的全部小说 - 我有一支惊神笔 梦岛书库

猜你喜欢: 生肖守护神逍遥小镇长全职医圣从艺术家开始重生似水青春我捧红了半个娱乐圈工业之王都市剑说我成了月球元首大王饶命星照不宣完美人生铁掌无敌王小军重生之至尊仙婿黄金渔村绝品天医大国重工宝鉴我就是妖怪重生都市之犀利天师我,都市最强老哥极品医圣全知全能者超级怪兽工厂我不当赘婿俗人回档
完本推荐: 壮妻全文阅读奔跑吧,柯基全文阅读周小云的幸福生活全文阅读你怎么又来暗恋我全文阅读绝世药神全文阅读向师祖献上咸鱼全文阅读UP主的恐怖游戏之旅全文阅读重生之女学霸影后全文阅读未来军医全文阅读姜姬全文阅读小可爱,你假发掉了全文阅读[网游]帮主夫人的野望全文阅读武极天下全文阅读似锦全文阅读傲娇系男神全文阅读花与大恶魔全文阅读独占王宠之绝代商妃全文阅读娇医有毒全文阅读[综]水杉之刃全文阅读综艺小白和三栖巨腕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农女手里有口泉医门宗师嫡女心计快穿之历劫小妖精我绑定了神医系统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龙王大人是我夫火影之培养系统来自未来的神探吾家娇女生了暴君反派的崽怎么破年长者的义务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步步高欢齐欢九天神皇枯燥仙侠嫁偶天成凌天战尊天下第九绝代名师斗武乾坤仙宫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穿到七年后我成了人生赢家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四爷是棵摇钱树抠神武霸帝尊快穿许你永世相伴

我有一支惊神笔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有一支惊神笔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有一支惊神笔txt下载手机版 - 封兄的全部小说 - 我有一支惊神笔 梦岛书库移动版 - 梦岛书库手机站